欢迎您来到生本教育研究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体系理念 > 体系理念>

体系理念NEWS
郭思乐:教育做回自己才能找到成功之路
分享到:0
[☆收藏] 时间:2016-08-23点击:900次来源:
[摘要] 知道了教育的本体是提升人本身,并且人之提升又在于人格——人对于自己的管理态度与方式的提升,就知道了教育要给予学习者的是最紧缩和凝练的条件,然后,学习者自己会去对对象作出加工,并在加工的过程中使自身发生正向的变化。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很难做到的,是做回自己,做回那件事情本身,做回本体。例如,我们的基础教育很难做到“基础”,而高等教育很难做到“高等”。因此,教育工作者必须不断地审视教育的本体。 
   所谓教育的本体,是指教育本身,或者说,是指“教育是什么”, “教育为了什么”这样一些根本问题。所谓回归本体,就是回到对根本问题的思考。我们在实践中很难避免偏离本体,而当我们从离开本体又回归本体的时候,我们就会得到许多新的发展契机,也才能真正找到教育成功之路。 
    过去的流俗把教育本体仅仅视作分数、学校和地区的声誉,于是,一些学生成绩不好,就被视作另类,认为他损害了学校的声誉,学校或教育部门轻易地放弃了对他们的教育。然而广东省博罗县的教育行政领导就不是这样想。据报载:“博罗县教育局局长发现不少乡镇学生因为文化成绩弱自感上大学无望而放弃学业,就想到:其实文化成绩弱的孩子往往在美术、体育、音乐等方面有自己的爱好或天赋,他们这样放弃学业很可惜。能不能让这批孩子也上大学深造?”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博罗的美术教育热火起来了一大批本来在乡镇学校觉得上大学无望的孩子由此找到了出路.到今年 有800人报考美术类,有700多人上了本科线,所有考生全部上专科线,上清华、中央美院等高校分数线的考生一大把,全省美术类考生文化科的状元也落在博罗。获得全省美术考分第一的杭承政“是从龙溪二中考入华侨中学的农家子弟,父母没有一点艺术细胞,父亲一直在外打工,母亲原在家务农,后来为了照顾孩子,到学校应聘当了清洁工”。他其实入学前也没多少美术基础,入学时读的也只是普通班,学校美术教研室主任叶志宏老师发现他在黑板报中画的小图,就叫他来试试学美术。但到高二分班时,他按学校的要求仍然没有分到美术班,一直边学美术边上普通班的课。他考的是清华美术学院的美术史专业,而小杭所在的普通班多年来一直在进行以生为本的教育改革,给他打下了很好的文化课根底。博罗县的教育局领导想的是孩子们的成长,而不是为了高考声誉而撂挑子。结果,路子却越走越宽。博罗的美术教育的名声大振。07年招收800人,已经有3500人从广东各地甚至外省前来报名,形成了良性循环。博罗县的领导说,一个地方如果十年出一个艺术家就很了不起了,博罗县却将会不断地出美术家,可以看得见,一种新的文化就将在博罗生根了。有的人说,博罗是因为走了偏门,抓了美术,这没有什么普遍意义。这是没有看到后面的思想。 
    这个事例表明,对教育本体的认识决定了教育的层次。深层次的教育是对对象的依靠程度越大的教育。只有对象自己的活动才能使教育达到深层。而没有达到深层的教育就不能激发潜能。这就要求把教育的目的从物回到人,从人的行为结果回到人自身,从完成规定动作回到规定动作的本质的把握。然而,对教育本体的追寻并没有完结。 
    一位老师对校长说,她不能解释,为什么在教育改革中,有了那样多的新做法,新提法,却似乎总是穿新鞋,走老路。比如说,我们想要在教学中实行探究学习、小组学习、合作学习,想要让学生走向生活世界,但很快就感到完不成教学任务、实现不了教学计划,于是不得不要倒退回原来的做法。这是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涉及了对目前的教育改革之问题的深入思考。笔者想到了一个故事。一位善忘的俄国人周日要乘飞机旅行,太太怕他忘带什么,就每天在他皮箱里放一样东西,周一放一柄牙刷,周二放一对袜子,到了周六,还要检查一遍,心想这次无论如何不会落下什么东西了吧,然而到了机场,才发现,所有的准备都归于白费,因为男子把整个皮箱都留在家里了!大家的注意力都在皮箱里的细节,而忘记了皮箱本身——它是所有的小东西的载体。 
   在生活中,我们一般情况下不需要强调我们的载体,例如,我们不必强调我们是在一个球体上。但当事情涉及质的变化的时候,需要的不是解决细节,而要来探讨更根本的东西,例如我们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细节在根本东西的改变中,也都会发生改变。 
   这就是哥白尼时期发生的事情,当时,我们所处的大地是否处于宇宙中心,已经成了不可回避的问题——因为涉及了神学之争。人们对地心说的怀疑,经历了老子所说的“道生之,德蓄之,物形之”的漫长阶段,已经到了“势成之”的地步。量变引起了质变。认识的新的质产生了——日心说取代了地心说。这时,新质的认识是否对原有事物“批判地继承”,已经不重要了,或者说可以“留待后人评”了,此刻需要做的是我们头脑中的本体的更换:我们不是坐在作为宇宙中心的地面上,而是在一个环绕某个中心的星球上,于是,它带来了许多原有观点的变革,它给世界带来了全新的行事方式。 
   我们可以把上述的故事与教育、教学改革的现状相类比。同样的,我们在教学改革中,曾经注意到了方方面面,如观念、课程、管理、评价、小组学习、探究学习、合作学习,所有我们想得到的新的、能让学生主动参与的做法,都摆到我们改革的箱子里去了,这看起来已经足够了,但事实上未必。所有问题的原因在于:我们没有想到箱子本身,而我们现有的箱子恰好是老箱子。老在哪里呢?在我们的观念之中,始终认为教育就是教方的事情。我们是在以师为本的框架下去积极思考如何以生为本,当然就有很大的局限性。诚然,教者是学校教育的使命承担者,然而事情的复杂性在于,使命承担者并非是教育的真正主人,儿童才是教育的真正主人。在许多改革中,我们把使命的承担视作一切,这就遮盖了一个事实:我们的使命不是让自己聪明,而是让孩子们聪明。而孩子们必须在与自己的生命活动相联系的活动中,接受生命的驱动、生命的浇灌,生命的承受才能真正变得聪明,因之教者把使命接回来后,决定地需要的,是要尽早尽快地交回给小主人——学生。 
   其实让孩子们聪明的办法很简单,就是把教转化为学,教只是为了学,这时候你不必惊讶,也不要因陶醉于教者的权威而对此蔑视,更不要急着给这种似乎离经叛道的新见解泼脏水,因为这是一个新的“箱子”。它有一套配套的小东西,全是新的,对此不习惯并不奇怪。比如,我们要说,儿童,人之初,是有语言甚至是领悟文法的本能的,语文原则上不是靠别人的教而要依靠学生自己学。为了孩子们的学,决定地需要的是要镂空我们原来要教的,这才能出现巨大的空间和大量的时间让孩子们阅读,这才能建立儿童自身的秩序而不至于强加以外界的秩序,与之碰撞而发生无穷无尽的混乱。 
    这一切,都不能以陈旧的道里计。 
    也许我们会担心这成了放羊式。但我们熟思之,放羊式又有什么不好?我们做校长和教者的最高境界,是当生命的牧者而不是拉动学生的纤夫,是对人的理解、体悟和信任。整个教育建筑在人的潜能发挥的基础之上,从而借助了人的生命力量,借助了教育的原动力,变得省力高效,精彩纷呈。 
   又有人对此产生了疑问:这样的本体变换,似乎只有批判,看不到继承,他们说,大凡有批判而缺少继承的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们说,且不论上面所提到的我们进入了这种需要进行本体鼎新的时期,主要的不在于继承与否的议论,即使就是要讨论“继承”,我们也可以说是我们继承了比孔子更老的老子的思想。正是老子,十分透辟地说明了作为服务者的管理者,包括教者,或者还有管理者应当如何做。老子说,无为而为。又说,道常无为。道无为而无不为。这其实就是想清楚了一个问题:我们不是为某个对象服务的吗,那么服务的结果就应当是服务对象取得他的价值的最大值。就要促使服务对象的潜能向着价值转化。而为此,我们就要紧缩管理之“体”,而扩张管理之“用”。老子打比方说,“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 。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这就是说,我们既要做容器和房子,因为它将给我们带来便利,又要尽可能把有“当其无”——有是为了产生无,即形成空间,例如杯子的边缘必须很薄,这样才能够有更大的容积,从而可以装更多的水,起到它真正的作用。人的教育作为一种以精神领域为主的行为,区别于物质生产,其管理方式就更应区别于物质生产的管理,而更应当犹如“老子的杯子”,有更多的缄默,在我们的注视和关怀下和适当的规划而不是代庖下,让孩子们自主地、热烈地学习:生命的规定性会推动、支持、保护他们,使他们的学,比外界的一点一滴的教,做得更好。 
   同样可以以语文学科为例。比方说,有一次听语文课,学生围绕话题发言十分热烈,进行了大量的语言文字实践活动,但是评课的老师质疑说,这堂课没有语文味。我的反问是,语文味是什么?语文需要服从于规范,然而这是在小学中低年级就可以解决了,除此之外,语文应该没有特别的味道,应该是无色无味,这是因为语文是所有学科的基础,是为人的基础,因而如叶圣陶所说,语文能力是一种极为普通的能力,像吃饭穿衣那样。语文如水,如果水有色有味的话,用起来就会极不方便,所以,我们让孩子们依托他的天性,依托他们的语言表意的本能,去同载荷真善美的语言文字打交道,就足以率情率性率真地获得语文能力的提高。我们之所以得到这种认识,就是因为我们知道了语文教育的本体,不在于分数,不在于学习某专家对于语文的评论——即所谓语文知识的多寡,而在于人的语感、语文能力和语文意识提升,在于使人胸中自有感悟,自有丘壑,无论读写,总有情思文字油然而生,就像李商隐描写韩愈:“愈拜稽首蹈且舞,金石刻画吾能为。古者世称大手笔,此事不系于职司”——人之拥有语言能力(至于“大手笔”的境界)在于自身,而与职司一类的身外之物无关。人成为“大手笔”是自身活动的结果。无非是阅读、多思、多写。这是人们自己借助于语言表意的本能就可以做到的。这样对于语文教育的本体的认识,就使我们找到了极为省时省事的语文教育方法:让他们自己阅读,即与作者们对话,以及让他们讨论,即相互对话。其实语言学家既肯定人的语言本能的存在,又指出语言本能需借助于对话才能转化为有价值的语言能力,所以我们把讨论也视作语言教育的本质需求,而把阅读也看成一种对话,或一种讨论。而由此,语文教育也就得到了最彻底的改革,因为它主要依靠学,完全地利用了人的语言的、思维的本能。 
   这就是说,知道了教育的本体是提升人本身,并且人之提升又在于人格——人对于自己的管理态度与方式的提升,就知道了教育要给予学习者的是最紧缩和凝练的条件,然后,学习者自己会去对对象作出加工,并在加工的过程中使自身发生正向的变化。 
0 条评论
不想登录?直接点评论即可作为游客留言。
相关资讯
版权所有@生本教育研究网 粤ICP备11016732号-1 生本中心电话:020—87561902; 邮箱jks03@scnu.edu.cn或2727976746@qq.com
技术支持:广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