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生本教育研究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体系理念 > 体系理念>

体系理念NEWS
郭思乐: 家长新时尚——选择作业少的学校
分享到:0
[☆收藏] 时间:2016-08-23点击:685次来源:
[摘要] 无摘要

由于低年级的学习压力越来越重,加上社会慢慢知觉,以作业少为择校标准的家长日益增多。比如近日几位一年级家长的熟人找我,希望我帮忙说说把孩子送到生本教育的学校去,理由是这些学校学生作业少。这类事情通常是内行人先行。例如,天津的陈雨亭博士在博客评论中写道: 
     我儿子读小学二年级,作业一直就不多,老师也都十分宽容。我的几个同事很羡慕儿子就读的学校,打算通过买学片房的办法让孩子就读这所学校(天津上海道小学)。联想到有些城市的小学生源已经减少,以后那些学生负担轻,老师爱心多的学校会吸引很多家长。这也是学校发展未来的生命线呢。 
    我赞成现在如给孩子择校,确是可把作业少作为一个条件了。原因是: 
    一、就一般来说,小学低年级由老师布置的作业少,学生就有时间进行大量自主活动来发展自己。孩子们需要通过这些活动来打好发展基础,在孩子们的幼年生活中打的基础,是他们的丰富的生活、游戏带来的感知、感悟和发自内心的情感、发自活动的感悟――智慧的萌芽。这样获得的尽管未完成的,但是丰富的成长,是孩子们的后劲所在。 
    二、目前,人为的应试教育还非常严重,一所学校能坚持不布置很多作业,可以看到下面几种可能: 
       1、可能当地的应试教育压力还较轻,对孩子的成长有利; 
       2、可能当地教育的领导者、或校长、或教师比较富有教育精神,他们为孩子们撑开了一张保护伞,对压抑的、控制性的教育说不,关心孩子们的成长。 
       3、可能当地领导者,或校长,或教师比较睿智,知道教育就是教育,不是行政行为,不是工业行为,不能用一张试卷管教育,一摞数字管教育,而应当“俯首甘为孺子牛”,低下头来帮助孩子们成长,这样的明智的教育,我们当然值得去追求。 
    反之,如果布置的作业多,我们可以做相反的判断。 
    有的家长朋友人认为作业少,将来长大了考试就差,完全不那么回事。相反,孩子们应当拥有更多的空间,去在教师和家长的帮助下做更多的自己喜爱的事情,他们会学得更多更好。这就是生本教育学校的十年成功经验所证明了的东西。 
    下面,我提供一篇关于前英国首相邱吉尔的一篇报道和他自己的一篇文章。我们从中看到:邱吉尔才华横溢,不仅在二战中带领英国成战胜者,他甚至还是一个画家。这同他的早年许多杰出教育者和长辈尊重、依靠他自身的自主关系极大,请大家细读。他的文字幽默,也是他才华的另一表现。 

附一  报道:丘吉尔创作油画拍得294万美元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4月25日00:08 国际在线
   
    

    这幅画创作于1935年,当时他正在摩洛哥度假。当他站在摩洛哥一家酒店的阳台上休息时,顿时被远处阿特拉斯山峰的落日美景深深吸引住了。丘吉尔随即取出画布创作了这幅一直让他感到非常得意的油画。这幅画使用了明亮的色彩和线条,风格让人感到轻快而安静。(来源:新快报)


             附二    邱吉尔文章:我的早年生活
     

  
每个人都是昆虫,但我确信,我是一个萤火虫。” 
    刚满12岁,我就步入了“考试”这块冷漠的领地。主考官们最心爱的科目,几乎毫无例外地都是我最不喜欢的。我喜爱历史、诗歌和写作,而主考官们却偏爱拉丁文和数学,而且他们的意愿总是占上风。不仅如此,我乐意别人问我所知道的东西,可他们却总是问我不知道的。我本来愿意显露一下自己的学识,而他们则千方百计地揭露我的无知。这样一来,只能出现一种结果:场场考试,场场失败。     
    我进入哈罗公学的入学考试是极其严格的。校长威尔登博士对我的拉丁文作文宽宏大量;证明他独具慧眼,能判断我全面的能力。这非常难得,因为拉丁文试卷上的问题我一个也答不上来。我在试卷上首先写上自己的名字,再写上试题的编号“1”,经过再三考虑,又在“1”的外面加上一个括号,因而成了(1)。但这以后,我就什么也不会了。我干瞪眼没办法,在这种惨境中整整熬了两个小时,最后仁慈的监考老师总算收去了我的考卷。正是从这些表明我的学识水平的蛛丝马迹中,威尔登博士断定我有资格进哈罗公学上学。这说明,他能通过现象看到事物的本质。他是一个不以卷面分数取人的人,直到现在我还非常尊敬他。 
    结果,我当即被编到低年级最差的一个班里。实际上,我的名字居全校倒数第三。而最令人遗憾的是,最后两位同学没上几天学,就由于疾病或其他原因而相继退学了。 
    在这种尴尬的处境中,我继续待了近一年。正是由于长期在差班里待着,我获得了比那些聪明的学生更多的优势。他们全都继续学习拉丁语、希腊语以及诸如此类的辉煌的学科,我则被看作是个只会学英语的笨学生。我只管把一般英语句子的基本结构牢记在心——这是光荣的事情。几年以后,当我的那些因创作优美的拉丁文诗歌和辛辣的希腊讽刺诗而获奖成名的同学,不得不靠普通的英语来谋生或者开拓事业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比他们差。自然我倾向让孩子们学习英语。我会首先让他们都学英语,然后再让聪明些的孩子们学习拉丁语作为一种荣耀,学习希腊语作为一种享受。但只有一件事我会强迫他们去做,那就是不能不懂英语。 
    我一方面在最低年级停滞不前,而另一方面却能一字不漏地背诵麦考利的l 200行史诗,并获得了全校的优胜奖。这着实让人觉得自相矛盾。我在几乎是全校最后一名的同时,却又成功地通过了军队的征兵考试。就我在学校的名次来看,这次考试的结果出人意料,因为许多名次在我前面的人都失败了。我也是碰巧遇到了好运——在考试中,将要凭记忆绘一张某个国家的地图。在考试的前一天晚上,我将地球仪上所有国家的名字都写在纸条上放进帽子里,然后从中抽出了写有“新西兰”国名的纸条。接着我就大用其功,将这个国家的地理状况记得滚瓜烂熟。不料,第二天考试中的第一道题就是:“绘出新西兰地图。”
    我开始了军旅生涯。这个选择完全是由于我收集玩具锡兵的结果。我有近1 500个锡兵,组织得像一个步兵师,还下辖一个骑兵旅。我弟弟杰克统领的则是“敌军”。但是我们制定了条约,不许他发展炮兵。这非常重要! 
一天, 父亲亲自对“部队”进行了正式的视察。所有的“部队”都整装待发。父亲敏锐的目光具有强大的威慑力。他花了20分钟的时间来研究“部队”的阵容。最后他问我想不想当个军人。我想统领一支部队一定很光彩,所以我马上回答:“想。”现在,我的话被当真了。多年来,我一直以为父亲发现了我具有天才军事家的素质。但是,后来我才知道,他当时只是断定我不具备当律师的聪慧。他自己也只是最近才升到下议院议长和财政大臣的职位,而且一直处在政治的前沿。不管怎样,小锡兵改变了我的生活志向,从那时起,我的希望就是考入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再后来,就是学军事专业的各项技能。至于别的事情,那只有靠自己去探索、实践和学习了。 
(选自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生本语文》中学八年级下册实验教材) 
0 条评论
不想登录?直接点评论即可作为游客留言。
相关资讯
版权所有@生本教育研究网 粤ICP备11016732号-1 生本中心电话:020—87561902; 邮箱jks03@scnu.edu.cn或2727976746@qq.com
技术支持:广企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