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中国生本教育学习网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学分享 > 教学分享>

教学分享NEWS
郭思乐:国家课程从教师课程形态化归学生课程——生本教育20年之策略
分享到:0
[☆收藏] 时间:2018-10-10点击:136次来源:
[摘要] 无摘要

国家课程从教师课程形态化归学生课程

——生本教育20年之策略

  

有人说,十几年的教改是有成绩的,但很不够,许多地方仅仅学到了“棒棒棒,你真棒”,而应试教育和满堂灌现象依然存在。很多改革满足于改革初期学生上课精神面貌有了改变,成绩有了一定提高,“小富则安”。这样的改革,开始还好,但越做越多问题,久之也就停滞不前,甚至倒退。

为什么?因为模式和形式虽然变化了,却缺少教学内容和内容框架的深度革新,学生的主体地位依然不能在课堂确立,不能适应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需要。

课堂变革的关键在哪里?在培养方式的变革。培养方式变革的抓手在哪里?我们认为,在于国家课程的“两级转化”:一是国家课程转化为教师课程,二是教师课程转化为学生课程。

教师是否具备课程的转化能力,将直接决定课堂的面貌。

国家课程下的教师课程

国家课程的规定性不容忽视。能否高水平地实施国家课程,是学校与学校之间、教师与教师之间最大的区别。

国家课程是统一的。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在国家课程设置之下,仍然要对教师所执行的课程进行设计吗?

国家课程,包含课标和教材,提供了教师使用、执行和对它加工的基本要求,但是它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提供实施的具体措施。在国家课程路线方针确定以后,还必须有教师自己的实施策略设计。它是由教师执掌的,是教师所有教学准备的终端状态,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备课的最后选择的课堂实施方案。我们把它称作“教师课程”。

教师课程是可以加工的,是动态的:它既可以是陈旧的、“师本”的、“考本”的、“本本”的,也可以是崭新的、生本的。它的改革是首先涉及内容及其框架,而后才决定其形式以至模式的。

举一个例子。小学三年级数学“图形的周长”,执教者为北京顺义区张镇中心小学王亚军老师。王老师在课前给同学们留了一个任务,每个人带一个图形,求出它的边线的长。上课时,同学们把自己的图形带来了。因为带的东西有“根本、简单、开放”的特点,做得来,又可以展开自己的发现,同学们都很兴奋。

上台交流的第一个孩子,带的是有一个曲边的三角形。他说这两条直的边,我是用尺子量的,曲的边我用线去摆,再拉直了用尺子量。把三个量得的数加起来,就是这个图形边的长。其他的同学也各自用自己的办法求出了自带图形的边线的长。他们自己总结了什么是周长,怎样求出它。

这是国家课程教材中的一个内容,很明显,即使是这样,教师仍然有建立自己课程的工作空间的必要性和可能性。这里教师的工作空间,就是相关的教师课程,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形态:

“走老路”。教师可能按照原来的教法,满堂讲,告诉学生什么是周长、怎样去求出周长,和学生一起读课本上的“黑体字”(读结论);

“新瓶旧酒”。用“自主学习”、小组合作等方式,把原来教师讲的东西让学生读熟了去说,没有离开教结论、用结论,做知识结论的搬运工。真正要发展人的思维的地方,学生未产生问题,也无解决问题的梦想,缺少思考的时间和空间;

“走新路”。课堂寻找一个根本点,孩子们就有了讨论的出发点、方向、动力,包括情感和智慧动力——基于孩子们相关学习本能的支持,还有了思考时间和空间。学生的知识生长、智慧生成以及情感价值的目标,无论显性的还是隐性的,都是国家课程要求的,也是教育工作者所追求的,都会得以实现。

我们进行了20年的生本教育,追求的就是这样的“为学生好(第三声)学而设计的教育”。

教师课程转变为学生课程:“根+空”的设计

在上面这个课例中,教师退,退到只留一个问题或任务,无可再退了,留下的痕迹,就是一个研究的出发点或者一条思维生长的“根”。整个课程很像是大自然小苗所处的“根+空”(小苗拥有根,还拥有生长的时间和空间)的境地。          

课程的根,同大自然中植物的根含义相通。特点是,一接地气,也就是说能连接人学习成长的起点,也能连接知识发生的出发点;二能长成大树,足以完成整个成长过程。

在《周长》课例里,“带一个图形,求出它的边的长”是学生可尝试做或者做得成的。而且,只要做了,就会获得对整个周长的意义及求法的实践基础,并包孕自己的“小理论”——也许它不完善,但对大人、对孩子、对现在和未来,都可爱至极。这句话描述的任务符合“根”的两个特征。于是,我们通过建立“根+空”的情态,把教师课程转变为学生课程。

“根”小,剩余的“空”间就大;杯子边薄,装的水就多。从学生的认知规律来说,陈旧的教学,把知识像剥洋葱那样教给他们,这只是知识的堆积,而现在,我们把整个课程进行了整理,从人的认识的根部出发,该实则实,该虚处虚,让真正的成长在更广阔的时空中发生。

这个时空中,蕴含、形成了学生课程。在此课程里,学生既有所遵循,又可以主动获取知识、创造知识。他们吸附尽可能多的知识信息来构造属于自己的学习。大自然规定的人的学习本能,也就在此发挥了作用。

在这里,教师起了什么作用呢?

一是教师确定了内容和进度,这个内容和进度是教师对人的培养的整个考虑下提出来的。

二是给出了对学的恰当的而不过分的指导。学生这个时候的“学”,是有教师“导”的背景(与学生共同扎根)的,但谁也不能否认,课堂这一段的基本过程仍然是“学”。

三是教师在其中贯彻了一个原则:只要有可能让学生自己学,我们就不教。

四是即使表面上学生不能自己学,我们也要创造条件,转变方式,让学生能自己学。

在上面的例子中,教师设计了教师课程后,现场的学生课程,与教师课程不同之处在哪里?

我们说,教师课程转变的学生课程有很强的动态性,形成于学生“迷时师度、悟时自度”的机制,而且在两者不断切换中,学生自由选择“师度”还是“自度”,并用这种灵动的方式,占据了课堂的主体地位。

当教师把一个任务交给学生时,就是对学生极大的信任。学生完成任务,要充分开发自身资源——学生资源,也是重要的课程资源。它实实在在地由学生的学习热情、学习经验、既有知识、学习天性和学习本能等构成。学生自己是这一资源的主人。只有在充分自由的状态下,才能把学生资源发挥和利用得最合理。

比如,小学一年级的识字,从知识属性来说,是规定性的、纯知识的,而不是推理性的,对此,按说“教”的比重要更大,或者说,即使对之先教后学,也是必要的或说得过去的。但我们的实践证明,即使是这样的内容,仍然可以通过查字典、家长指导、听录音带等方法,让学生先行预习,这是因为识字本身的个人学习为主的特点,以及我们仅仅对识字提出“识别”的有限要求,使得学生有可能很好地预习。有的原来对识字教得十分困难的学校反映,自从采取这个方法之后,学生很快就主动起来了。

这也说明,在给学生设“根”留“空”的地方,正是学生的学习本能,如语言本能、思维本能可以发挥的地方,我们会满怀喜悦去迎接大块大块的本能所及之处,这是生本教育的核心所在,也是学生课程的核心所在。

各门学科的教师课程,无论是一课或一章,全都可以寻找出相应的“根”。 “根”的形态是根本、简单、开放。由此,产生了孩子们有教育意义的又可供他们创造的最大的空间,随之转化为含有根的学生课程。这是学生活动、实践、运用、创造的基本条件。

我们一点也不想浪费这些空间。我们要让孩子们最大限度地创造,形成他们的更大的成就感。

一位物理老师用手拍了桌子,用来说明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同事说,还有更好的例子,就是手掌拍手掌。这位老师说我还是用拍桌子的例子吧,这是我的示例,更好的例子,让学生去提出。这样的见解,就已经有一点“得道”啦。

在云南省云龙县一中,老师讲苏东坡专题,事前没有布置研究课题,课堂上只是提出:即席写出一个关键词,说明苏东坡的一个特点,再写一段话,来说明这个特点。学生立即有了丰富的反应。一位学生提的关键词是“说反话”,说苏东坡为人正直,新党当政的时候,他勇于说旧党的优点;旧党执政,他也实事求是地说新党好的政策主张。

在一节英语课上,学生先是围绕克隆的利弊展开大辩论,再分小组表演克隆羊Dolly 诞生及有关的小剧。

这些课堂,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教师将自己发现的“根”呈现出来后,学生积极参与,进入学生课程。此时,学生最大程度地按照自己的规划和计划来学,按照自己的本能与资源来学。大自然的规定性与现实中的教育教学节奏合拍而舞,产生了让人惊讶的化学反应。

 

从学科本质寻找课程之根:语文为例

不同的学科,教师对课程的内容和框架,进行什么改变?抓住课程的根。这是最重要的。后续的形式,是合作,还是自学,还是教师教授,都取决于教师课程。即形式服务于内容。

以语文学科为例。

在整个课程中,语文的地位需要重新界定,语言应当成为教学的核心。波伊尔说:“在基础学校里,掌握语言是学校首先和最主要的教学目标,所有的孩子都要在写作、口头表达方面达到所要求的水平。”

只要发展了语言,就可以给儿童以生活和学习的基本工具和基本保证。知识的表述,其实就是语言问题。语言解决了,知识的学习就可以自为了。一位资深的中学校长说,只要中文好,中学的各种人文方面的学科以及理科的大部分,学生自己也能看懂。

如此广谱有用的语文,要求我们发展语感、增大语文积累、提升阅读、思考、表达的能力,发展情感、价值观,实际上就是发展语文素养。而素养发展的方式,是人自身运用语文的实践。但在这过程中遇到了很大的阻力,这是为什么呢?

语文教育要求学生把握语言的形式,学习语言形式之美。然而,如何让学生获得接受和掌握言语的形式美的能力?

一个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把这些形式美的品类、鉴赏与设计和建造技术,分析提取出来,再回授给学习者。语文教学形成字(法)、词(法)、句(法)、篇(法)、语(言学)、修(词学)、逻(辑学)、文(章学),这样一来,语文教学的大部分时间都用于课文分析、写作技术分析、考点分析——我们把它称之为“语文分析”。

整个语文,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有13000节课,其中80%时间在处理这些语文技术分析问题。值得提出来的是,人们担心把这些东西改革掉会有风险,却不担心,如不改革,沿着语言技术分析的道路,学生将失去大量运用语言文字的实践的兴趣、时间和机会,在零阅读或低阅读的状态中盘桓,而使语文素养得不到提升,在各门学科的学习中,也丧失了语文能力的支撑。

语文分析像打营养针,语文实践像吃青菜白饭。“打营养针”,营养素不可能提取完全,更重要的,还在于这样做冒犯了大自然的预设。大自然的万年之功,为我们设置了所有发展的凭藉,吃青菜白饭,我们有舌头牙齿、消化系统、循环系统、神经系统以及相关的众多机制。如果弃置不用,当然违背自然,毁弃了大自然的设置。同样地,大自然为我们设置了语言的本能、思维的本能和行为的本能以及相关的器官活动。如果我们弃置不用,同样辜负了,以至破坏了大自然提供的全部条件,就是拒绝了生命对语文学习的支撑。

据此,20年前我们就决然地回到朴素的“吃青菜白饭”的道路,把语文的课程路线重新设定为:从语文分析回归语文实践(阅读、思考、表达)。而细思之,语文实践的根,就是它的工具:字和篇。篇是承载完整意义的,而字构成了篇。抓住了字和篇,就抓住了教师要做的事情,也抓住了教师要转交学生的实质性的部分。实施结果表明,这样做,语文教育势如破竹。我们不仅解决了语文教育的问题,同时也解决了教育的快乐、素养、成绩的问题。

在低年级,认识了字,接续地直到中高年级,使用字。我们面对一篇课文,首先是搞清字、读懂课文,这等于是在一个单元里扎下了学习的根。接着,还剩下许多时间和空间,做什么?大量阅读、思考和表达。借助于“篇”,以读引读,以读引思,以读引说,以读引写;人人有点,点点有思,思思有文,文文可乐。注意,在这里,我们丢弃了过去课堂上占主要地位的语文分析,我们只抓字和篇。即使对篇,也只需知道内容不需要分析。

比如说,学习《记承天寺夜游》,教师带领学生在很短的时间处理了全文82字,余下很多时间,就是孩子们的“空”。他们可以大量读、思、写、论。如“苏东坡是不是闲人”“苏轼有没有英雄梦”“苏轼是无可救药的乐天派”,每一个人都主动地读和写,引经据典,旁征博引,进行论证。

正确的语文教学的道路,不是授人以鱼,还比授人以渔要高出一筹,是授人以渔场入场券。这个渔场就像阿拉斯加某海域,只要放入树枝,就会随手收到鱼蛋,层层叠叠,如同棉花糖,而且奇怪的,是它会凝结成饼,所以渔民未回港湾,先饱了口福,成鱼之后更是可以大快朵颐。这就是我反复强调“中文好学”的用意,须知只要阅读、思考、表达,到处都是语文!希望大家带着学生向这样的渔场进发。

无论在高初中还是小学,到处都在呈现孩子们的成就。广州市华阳小学学生一年级认字2000,到三年级时,可以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对中考试题的作文卷进行即席作文。山东省桓台一中的生本教育实验年级,在进行生本教育2年后,2014年9科学业水平考试成绩比往年同期提高30%以上。

从学科本质寻找课程之根:兼及各科

所谓课程的“根”,是人的思想认识的起点也是知识发展的起点。教学设计的关键,也就在于找到知识发生过程的起点,即“根”。

例如,初中数学课之多项式相乘得到了它的乘积,从左至右看是乘法,从右至左看是因式分解。教因式分解的时候,首要的问题不是如何做因式分解,而是为什么从左至右得出乘积以后,还要从右到左再求出它的因式。问问好些老师也不能一下子回答。因为这牵涉到好多节课以后的分式的化简。而且要讲这个内容,没有讲分式之前似乎一筹莫展。其实如果坚持找“根”,就会找到化简一个分数,例如18/6,一个算法就是3*6/6=3。孩子们明白这一点之后,其他的事情就由他们自己去做了(几乎连书都可以自己编了)。

又比如,一元二次方程的内容就可以从X平方等于4这个最简单的方程开始,讨论:它是什么方程?如何解?以及举一个类似的例子来进入,并发展成为整个一元二次方程的学习。特别是如何解,在运用方程解的定义找出解后,再猜想它的解是右端的数的平方根,然后加以验证。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发现过程。

整个初中数学,还可以做这样的概括:所有的式子表示数,所有的运算都是化简。这种判断既符合人性对本质和根据的追求,又符合知识发展规律。

在它的启发下,式的运算法则可以全由学生试验、发现、猜想、验证而得到。过去他对这些法则的运用发自书本和老师,今天他的应用发自内心,来自自己的创造。于是,简简单单学数学的教学模型就出来了。在这样的学习中没有后进生,只有更优的好生。因为他们都找到了“根”,而且会很自然地,从“根”出发去得到自己的数学。

所有的学科都是这样,学习研究的“根”是小小的,在“根”之上的创造,是学生能做的,是他们喜欢做的。而孩子们做的事情,都是大大的。

限于篇幅,不能一一分析各门学科相应的课程路线。但只要把教师课程转向“含根的”学生课程,那时,我们珍爱的小组活动、先学活动、交流互动,都会灿然一新,更有质量。


作者系华南师范大学教授  《人民教育》责任编辑 李帆


0 条评论
不想登录?直接点评论即可作为游客留言。
相关资讯
版权所有@中国生本教育学习网 粤ICP备11016732号-1 生本中心电话:020—87561902; 邮箱jks03@scnu.edu.cn或2727976746@qq.com
技术支持:广企科技